EN [退出]

南方网帐号登录

× 没有帐号?极速注册
南方网> 广东电影网>星扒客

《我的前半生》吴越:没勇气再演“凌玲”这样的角色

2017-07-14 15:41 来源:新京报网络版

  之所以决定出演电视剧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“凌玲”,吴越说全因好闺蜜海清的推荐。

  “海清跟导演沈严关系很好,某次在讨论起《我的前半生》时,海清想到了我,就推荐给了沈严。当时海清给我打了一通电话,她说这个角色不是通常意义上的‘第三者’。他们说戏不多,就100多场,在上海拍,我还可以回上海,觉得很不错啊。”

  虽然该剧播出后,这个角色在网络上引发了不小的争议,但吴越告诉新京报记者,在她最初塑造“凌玲”这个角色时,其实并没有从“第三者”的角度出发,她更想表达的是从爱情到婚姻后迷失的“初心”。但遭遇了这样的一番经历后,她说“已没有勇气再演这类角色了。”

  对于“凌玲”,吴越说从没想过要把她演成“心机女”。

  《我的前半生》

  关于“凌玲” 第一次演反面角色我也紧张

  虽然吴越不愿认同,但《我的前半生》中的“凌玲”已经成了网络上“小三上位顶级楷模教科书”。对此,她很沮丧,“我当时在塑造‘凌玲’时只想了两个方面,一是让这个人物丰满,第二就是让她完成她的功能性——让陈俊生跟罗子君离婚,这样剧情才能往后推动。”为了让“凌玲”的言谈举止更有逻辑性,吴越下了不少工夫。“比如第一场戏,我跟孩子的那段对话,就是我写的。”“凌玲”没什么钱,剧情开始时她就已经跟罗子君的丈夫陈俊生在一起了。吴越希望通过跟儿子的对话把这些人物的历史交代出来。“我遇到了非常好的导演和编剧,他们对我的想法很认可,我们一点点地丰富,才有了现在‘凌玲’的样子。从我的角度讲,我对她的设置就是她爱这个人,所以她是愿意的。但现在大家却说她是成心的、有计谋的,这我真没想过。”

  而在戏外,吴越曾经发过一条微博,“2016的那个‘凌玲’,辛苦不易”。这个“不易”有塑造人物时付出的心血,“一开始我也紧张,因为我从来没演过反面角色,以前演的都是正面角色,也总演女一号,所以首先我要接受这个角色,还要爱她,正常人一上来都会抗拒这样的人设,但是我要演好她,就要克服这些。”除此之外,不易也来自生活,在拍摄这部剧的当下,吴越的生活中发生了一些变故,“当时特别感谢导演,他说吴越你任何时候有需要都可以请假,我一边工作一边解决自己的事情,很辛苦。那个冬天,我过得不易。”

  问她,再遇到这样的人设,还会接吗?吴越笑着说:“近期估计没有勇气了。”

  关于“第三者” 爱情来了之后,是忘我的

  吴越曾说过“凌玲是很多人的宿命”,“现在很多人说到‘凌玲’喜欢提到‘第三者’。其实我最初拿到剧本时,点并不在‘第三者’上面。我是在想一个人那么那么想要一样东西,而且为此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,得到之后又是什么样的?我发现生活中,其实大部分人走着走着就离开了。”

  接受采访的前一天,吴越刚刚和几个好朋友吃过饭,“她们带着自己的儿子,一个18岁,一个22岁,都要去美国念书,有一个已经是纽约大学二年级的学生,我们在说大人的事情,他们在旁边特别热烈地讨论在学校会怎样,美国的教育是怎么样的。我就跟我朋友说,你看,这就是恰同学少年。可是等他们到了中年,再回想这个画面,可能有的人已经离开很远了。‘凌玲’即是如此,吴越可能也是如此。”

  她拿自己举例子,“比如我有一次拍戏等的时间有点久,就有点不高兴,后来我想了想,在读戏剧学院的时候,人家有戏找你拍就不错了,哪怕等一整天也很高兴,现在怎么等半个小时、一个小时就要抱怨呢?所以当你越走越远的时候,有自知的话,回头看一下,才不辜负年轻时的自己。所以王朔说‘年轻有什么了不起的,你老过吗?’如果当你老了,还不忘初心,才是最棒的,其实‘凌玲’这个角色,我是放了这些东西在里面的。站在她的角度想,你的儿子怎么办?我的儿子怎么办?我应该怎么办?当爱情来的时候是不分你我的,都是忘我的,等结了婚之后,就有了你的和我的,在这个漩涡里面就迷失了自己。这是我最感慨的一个地方,所以我特别想在‘凌玲’这个角色里面去说这样的话,但很遗憾,大家只对‘第三者’敏感。”

  电视剧《大院子女》

  新鲜问答

  如果剧本好,我也愿意演仙侠剧

  新京报:从毕业到现在,一直都在拍戏,但是却总让人觉得不温不火,你如何看待红与不红的问题?

  吴越:老是有人说不红,但是我觉得我演《和平年代》的时候挺红的呀,哈哈。问题是红这件事一定是一时的,没有人能够永久地红,我觉得我也算是红过了。现在的话,我觉得红不红跟我们这个年纪的演员也没有太多牵扯了。我其实还真没有特别认真想过这件事,作为演员来说,我还挺顺的,剧组也都对我挺好,对手演员也都合作得很好,没有怎么受挫。

  新京报:年轻的一代小花的崛起,加上如今电视剧观众普遍低龄化,火爆的都是仙侠剧,对你会有冲击吗?

  吴越:我不会受什么影响,我认为一个时代就要有一个时代的烙印。每个年代都会有自己相应的艺术产生,这个时代艺术圈变成了娱乐圈,有弊端也有优势。我看了《七月与安生》《万物生长》,都觉得很好,我对认真创作的东西没有界限,只对粗制滥造才有界限。我也喜欢看《哈利·波特》,每一部我都要去电影院看,我也喜欢飞来飞去的,如果有优秀的团队和剧本,我也愿意接演仙侠剧。

  新京报:如今你对感情事业有什么期许?或者说,你期待的另一半是什么样的?

  吴越:20岁的时候是任性的,慢慢地会发现任性是件很可笑的事情,你不可能一呼百应。当认识到这一点时我开始改变,这两天做采访,我说了很多“我说”,我刚才还在和朋友说,这样好像变得好讨厌,现在应该是止语聆听。就是告诉自己不要任性,我觉得完美的感情生活肯定不是自以为是的,放句狠话,自以为是永远没有好下场。要学会尊重,有了尊重就有了友好、相互这些词,我以后的生活里会非常努力地去做这件事。彼此了解、彼此尊重、彼此懂得,而不是彼此的要,彼此的利用。至于我现在的感情状态,对陌生人不想透露,如果成了好朋友,我一定会告诉你。

  电视剧《请你原谅我》

编辑: 张颖
相关新闻

网友评论
请登录后进行评论| 0条评论

请文明发言,还可以输入140

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,请等候审核

小提示: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,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
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网站简介-广告服务-诚聘英才-联系我们-法律声明-友情链接

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87373397 18122015068

ICP备案号:粤B-20050235